楊柳清風流行線上's Archiver

lkenedyww6895 發表於 2012-11-25 13:29

感傷

今年與往年並無比不同,父親的關愛依然久未感受。母親漸為憔悴,不知為何,葉偶爾能看到母親眼裏流露出的悲傷。直到有一日被告知父母婚姻的破裂。也許城裏的風光足以改變一個人的內心,使其為了一原本不相關的女人而拋家棄子。

  尤為記得那一晚上,那個人把自家飯店砸了,並打了母親。此時的葉曉感覺必須得做些什麼,使疼愛自己的母親免受毒打。員警的到來終於將扭打的兩人分開,卻以此為家事為由而不了了之。也許不知何為恨,只是心裏對眼前的這個男人有著無比的厭惡。此後幾年,家裏漸入囧境,但也尚可度日。母親的恨不時回蕩耳間,葉曉知道,當年這因一頓飯引出的婚姻使其承認了很大的委屈,且婚後那男人並不顧家,多是母親一人挑起整個家庭。任何的安慰都顯得有些蒼白無力,但葉曉還是時常勸其放下,過憂則傷身。

  ……

  此時的葉曉正椅靠在床邊吞雲吐霧,眼裏泛著些許迷惘。當年十二歲的小男孩已是二十來歲的男生了,正值情竇初開之際。眼前的煙霧迷茫,使其漸入沉思。興許這段感情對其打擊很大吧。仿佛分手還在昨天,那甜蜜的一幕幕卻早已是過眼雲煙,不時閃現腦海。記得那日夜晚的操場吹著冷風,葉曉在學校操場等她良久不見來,卻依然自我安慰著她有事耽擱。離約定的時間已過半小時,葉曉覺得仿佛已過數小時。心中漸有不祥之感,再聯繫這幾**的避而不見,葉曉覺得可能有事要發生。這時手機傳來短信的聲音,是她發來的短信。一邊自責自己想太多,不該隨便懷疑她,一邊按下確定鍵。“我們分手吧,我對你已經沒感覺了。你不用再等待了,我不會過來。”此時的葉曉覺得不禁恍了恍,覺得已難以站穩,不覺得已是癱坐在草地上。眼前的夜盡是如此的黑,如欲擇人而食的怪物正張開其大口。夜,如此的讓人不安乃至恐懼。風,是這般的刺骨,以至葉曉不停的顫抖,雙手抱膝,緊緊的蜷縮著自己柔弱的身軀。啊~。一聲咆哮,難以憾動這黑夜半分。

  不覺手上一陣刺痛,原來煙已燃盡,燙傷的痛使其眼神終於重聚色彩。那是怎樣的一雙眼睛呀,眼裏的憂傷仿佛欲將這世界相融化,不時可見其中的落寞與滄桑。回過神來的葉曉,看著這盡剩自己一人的寢室,不禁緊了緊自己外套。儘管已經過去數星期,可一切仿佛仍是前夕。

  走出寢室,行走於夜晚的街道上,不覺又緊緊了自己的外套。行人大多匆匆而過,不曾留意這一孤獨的過客。漫無目的的行走著,腳步緩慢,一步一搖。常年的病痛,使其人看起來甚是虛弱。不時的咳嗽聲,傳入這漆黑的夜晚,引來數聲犬吠。近日溫差較大,不覺身體已是重感冒了。

  抬眼看四周,已是操場。夜晚的操場人數不多,唯有幾對情侶正在相互依偎。葉曉嘴角不覺範起苦澀的笑,想當初他和她也是時常在這草地上相擁。席地而坐,望著這夜色,不覺盡已出神,腦海裏湧現過去的點滴。“唉…。”一聲歎息,包含著太多辛酸與無奈。眼前那相擁的幾對情侶此時竟是如此的刺眼。心,在哭泣,有誰知?或許,已經習慣了有她的日子吧。習慣時常的電話,短信。習慣了左手邊的溫暖。人說習慣一但養成,將難以改變。

  也許自己是孤獨了吧,葉曉如是想道。此時的葉曉,無比的渴望有人看出其內心的柔弱,並緊緊的將其抱住。“呵呵,奢望罷了。“

  緊緊的蜷縮著,聽著耳邊悲傷的音樂,葉曉又出神了,眼中漸漸失去焦距。

頁: [1]

Powered by Discuz! Archiver 7.0.0  © 2001-2009 Comsenz Inc.